图片集锦
  • 图片集锦
  • 学会工作

那个被妈妈骂到跳楼的14岁男孩身后,站着一群不杀人却诛心的父母 

浏览量: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29 14:12  作者:  来源:搜狐网


那个被妈妈骂到跳楼的14岁男孩身后,站着一群不杀人却诛心的父母 

2020-09-21 13:16

9月17号,湖北武汉的江夏一中。14岁的初三男孩张某锐,爬上5楼教学楼的围墙,纵身一跃,送医后宣告不治身亡。根据新闻的报道,张某锐当天在教室和其他两名同学玩扑克牌,三个孩子都被班主任要求家长到校配合管教。

张的母亲来到学校后,气势汹汹地走到儿子面前,二话不说,在五楼的楼道里,扇了他两个耳光。第一个耳光下去,男孩往右边躲了躲,抬手想要挡住。妈妈跟上前去,冲他大吼。男孩不语,沉默着低着头。

当第二个耳光结结实实地打在脸上,男孩动也没动。见孩子不说话,妈妈一边辱骂,一边用手掐住男孩的脖颈,顶着墙,往墙上撞。后脑勺撞在墙上的时候,男孩踉跄了几步,依旧低着头。

有人来劝这位母亲,视频里,似乎她还在大声教训孩子。男孩低头用袖子擦完眼泪,似乎决定了什么,站直了身体,抬起头,平视着妈妈。等妈妈被另外一人拉走,他定在原地,呆呆地站着。转身看了一眼楼下,又望向母亲离去的方向,看了许久。

2分钟后,他爬上围栏,一跃而下。当晚9点,伤势严重的张某锐,被宣告不治。年仅14岁的少年,就这么仓促地告别了世界。

跳楼前的那120秒,我不知道他当时在想些什么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冲动的行为下,一定掩藏着被妈妈当众羞辱的气愤、沮丧、羞愧和绝望。有学校的学生说,他妈妈吼得很大声,隔着一面墙都听得清楚。

也有人说,他不可能只因为两个巴掌就跳楼。“(他)平时应该想过挺多次自杀的,只是这次当众被打情绪上来没收住,加上旁边很容易自杀,便做了。”

压死骆驼的稻草从来不是最后一根,而是背负着的每一根。就像是个不断被充气的气球,日积月累的,撑不了,也就爆了。

曾有个孩子给我留言说,他和家人吵架,明明只是个学习不认真的小问题,却被爸爸骂成狗。

“不学习,就给我去死!生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!”

他难受,不服气,顶嘴,辱骂就变成了抽打,皮带抽在背上,火辣辣的。第二天只能把书包背在胸前。还得挺直腰杆,不让衣服摩擦到伤痕。

“耳朵哥,我当时真的想到一死了之。”

父母对孩子来说,最大的意义就是避风港。如果避风港都狂风骤雨,那他们有何处可去?

看这个新闻的时候,我想到了去年跳桥的那个17岁少年汤某。汤某在学校与同班同学发生矛盾,回家路上,和妈妈说了这件事,结果遇到妈妈的强烈批评。车子途径卢浦大桥时,妈妈不顾身边的滚滚车流,愣是把车停在了路中央,跑下车去教训坐在后排的儿子。

5秒钟后,男孩趁着妈妈走到前排上车的间隙,打开车门冲了出去。爬上卢浦大桥的围栏,纵身一跃。

追上去的母亲眼睁睁看着孩子从目光中消失却无法挽回,无力地跪坐在地上,双手锤地,痛哭流涕。等民警接到电话赶到现场,躺在绿化带里的孩子,早已经没有了生命特征。

120秒,吞噬了一个男孩的14年。5秒,抹杀了另一个孩子的17年。多好的年纪,偏偏人没了。

有人责怪现在的孩子承受能力不行,听不得半点逆耳的批评。很多家长也不理解,不就是骂了他几句么,至于寻死?

拜托,真的不要觉得孩子年纪小,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归结为他承受能力低,吃不了苦抗不了压力。有太多孩子的心,是在父母的讥笑和辱骂中,一步步干涸的。

子弹上膛,瞄准开枪,留下一个个鲜血淋漓的洞,围观者却望着枪口腾起的硝烟,飘飘然留下一句:

“啧,这孩子真不经骂。”

一个失血过多的人,不是因为流干了那最后一滴血才死的。

就像是某个知乎用户说的,枪已上膛,子弹一发一发打在孩子的心上,将孩子自我的屏障打得粉碎。你们怪孩子承受能力太差,但你们可曾了解过他的屏障?你们以爱之名给孩子施压,期望孩子成为你们想要的样子,可你们却从未问过孩子自己想成为什么样子。最可悲的是孩子经历了太多你们想象不到的压力,被校园暴力,被孤立,被排挤,被嘲讽,被殴打,被责骂,被无视,背负着你们沉重的爱前行,自闭、抑郁活得像一个边缘人。等到放学后疲惫地回到家,本想对你倾诉些什么,看了你一眼。然后想了想,还是算了吧。

他们没有赌气到把生命作为反抗的代价,但活着,也只是活着。有些父母不杀人,但,会诛心。

之前看过一个网友的评论,说:中国家长,最擅长把孩子逼疯。想来挺有道理的。

几米在《我的错都是大人的错》里写过一句话:为什么风可以那么温柔地对树说话,而你却永远学不会对我温柔地说话呢?

你对朋友有意见的时候,会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吗?不会。

你对上司有意见的时候,会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吗?不会。

你对父母有意见的时候,会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吗?不会。

那为什么,你可以肆无忌惮地去伤害自己的孩子呢?那为什么,不可以给孩子50分的温柔和50分的理解呢?

曾看到个网友说。“我现在都30多岁了,还是能想起十几年前我妈疯狂侮辱我时那悲愤的心情。

无论我怎么解释也不能让她闭嘴,只因为我没有按照她的意愿去做,那狰狞的面孔和疯狂咒骂的嘴唇,让我觉得这根本不是我熟悉的母亲。

当时真想从楼上跳下去,心都死了,活在这种家庭又能怎么样。”来自父母的伤害就像是回旋镖,童年被伤一次,成年后再被伤一次。

教育的矛盾,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,从孩子出生那一刻开始,我们就已经面对着长达终生的资格考试。

父母之于孩子,就是健全的产生,尽力的教育,以及完全的放手。

别错位成自己病了,却逼着孩子吃药。

也许我们都可以试着,去改变家庭的温度。

爱和理解,尊重和沟通,在任何关系中都适用。

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我希望故事可以有另外的结局。

14岁的张某锐被老师喊家长后,妈妈平静地把他带回家,仔细沟通、了解、梳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告诉孩子认真学习、努力读书的重要性;

17岁的汤某在被批评同学矛盾后,妈妈会把他载到经常光顾的餐厅,母子俩边吃饭边聊天,开导他社交关系该如何去处理。

也希望这篇文章,可以成为我们彼此的一个警示: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,和父母都必有一战。如果孩子赢了,是喜剧;如果父母赢了,是悲剧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返回列表

主办:吉林省生命与安全教育学会|生命与安全教育官方网站|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|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

电子邮箱:smyaqjy@126.com  联系电话:0431-85336138  地址:吉林省长春市世纪大街600号B座1250-1252室

Copyright © 2018 生命与安全教育网站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:吉ICP备18006789号-1

备案图标.png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653号